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yziiii的博客

 
 
 

日志

 
 

红囊经--李三素 1  

2016-11-06 12:12:19|  分类: 风水算命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囊经--李三素  1

 (2013-01-20 14:03:38)
标签: 

转载

分类: 杨公三合风水
天机贯旨红囊经原序
宜丰李三素注解
阴阳地理山家卦。总是闲言话。更向山頭指拨砂。都是眼前花。休说闲星并禄马。谩言灾祸阴阳卦。休说六秀水,恰似眼前花。自言誇道会星辰,都是要传名。连山鬼运固为妙。究竟亦非好。又向山頭指贵人颠倒转家贫。天星鬼卦都无用。诸星壶中空说道黄泉十二路。的是无真趋番,见绝命诸卦,财一动见殃灾。不晓红囊经坐穴。下后人丁绝。却将说惑愚蒙圣术岂知踪。九天玄女真口诀。逐一为君说。山合红囊青囊便得真。救得世间人。合得九星宗妙诀。五行要分别。七十二龙分五音。仔细认天星。六十甲子循环布。认得吉凶处。四十八局是分金。逐位细推寻。明穴明山明水路。寻取五行布。金木水火义精通。番值八山奇。分局布局排星卦。五行通用也。番山番值五行踪。世间少人逢。但将牢记取。祸福灵如鬼。不信但覆古人坟。处处合神文。此是杨曾真口诀。匪人休浪泄。有人传得值千金。便是当年司马身。
此乃序诸家之伪。而七十二龙也。地理穿山透地。皆言审龙。红囊则专言坐穴。盖龙係生成。而穴则待高人之妙用。古人谓一毫千里。一指万山者。皆指此也。故不可不慎。后之人抱残守缺。不信真传。惟熟读此篇。遍观古坟。自当尽弃所学,岐路之悲。庶乎可免。
天机贯旨凡例
地理之学等于天文。是以一诀千金,妙处不传。曾公得教于杨公最为亲切。其青囊云:杨公养老看雌雄。天下诸书对不同。又云以伪传伪竟不明。所以祸福为胡乱。故汗牛充栋之书颠倒参差。皆系伪种奇横。是书出于天玉、青囊、玉尺与先贤歌诀。皆索一万钱先之以问答。使略见大意。经中有辨疑者。不惜重言以审之。罗经口诀不外于得金得卦。又不外于三七二八。总之则乘气坐穴而已。青囊、玉尺与先贤歌诀。皆地理家童而习之者耳。余所发明即在耳之前。而非隐怪。尊天玉祭其祖之所自始。红囊经专言坐穴。久无刻本。时为抄出。在得诀之人口传心授。固不须文字。然守先待后。惟恐天下之人尽入火坑。则是书不可一日无。理者一定之理气。趋避之诀可习可传。峦头则千变万化。非踏破铁鞋揣摩。有素。虽父不能教其子。兹不及者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然聚散向背之义。既发明于坟堂。惟穴心赋极其精微。穴情赋最极活泼乃为生气。熟观古墓才能自得。选择之利害多在一纪。今以古墓定吉凶。岂能悉其造墓之期。固知年月日时。治近不能治远也。先贤:方方位位有神杀。避得山通向又侵。惟有山家生气旺。天机妙诀好留心。又云:七十二龙逢旺相。观此则补山相主。弱孤造命之外。皆伪传也。但选择莫要于天文。惟秦西为最精。假我数年尚其矣之。天机妙诀总在平分六十甲子。奉国禁则以盈缩代之。至朱蔡亦未知之。复还其固有而于坐穴。天玉、青囊、玉尺其传未广。二公亦竟不知。术家有知之者。疑盈缩为本来平分为添设。而与杨曾截然异路。仰观俯察之学皆始黄帝。惟杨曾得其绪耳。盈缩之非大度六十。一之谬顶门针辨之既详。兹不再赘。大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在先天为河图。在后天为挨星。箕子之洪范实不外此。自铜涵灭蛮乃洪范之名。使人易信非真。洪范也。嗣后有一真谈。即说一谬解。因奉国禁乃亦以伪传伪。自宋及今。国禁既驰。必使此道明于中天。不惟有禆于富庶。实有助于国家养育人才矣。可不明辨之乎。谬种伪传汗牛充栋削不胜削。摘不胜摘。即摧官篇顶门针亦合者二三。离者七八。蔓草不除。则嘉禾不莠。辨之不早,真伪不分。惟玉尺经乃杨曾心法引而不发。尚不如天玉、青囊、红囊之奥。细心读之。人人可以自得。故此未註。以待将来。河图为先天。纳音为后天。必寻到源头。而五行之名始不虚设。余也遍考性理并及河图所论。纳音总无不是。否则其图愈多观与念乱。张思先有言曰。所恨古人不我见。我亦特为大息耳。
             宜丰李三素识

天机贯旨红囊经目次
                   宜丰李三素著
一卷
经囊经注解
九星歌诀
四下十八局定例
放水十四局(放水顺也)
逆水局十六
收右水九局
收左水九局
十二支正神向
兑卦详断
破局详断兑卦
红囊经四十八局坐穴
二卷
天机赋(论房分吉凶)
论挨星联珠诀辨
论龙三谬辨
顶门针是非辨
穿山透地三盘卦例辨
论阴阳辨
夺神功改天命必兼用三针
论生死不论阴阳辨
论左右关之伪辨
得诀归来好看书
三卷
龙穴砂水释名总说
论罗经说
罗经祸福辨
登山不用开罗经
望气论
论认水立向
尝水辨
求福即孝子
秘诀辨
论五行之谬
俯察提纲
论小玄空生克不论龙向
辨别地师法
万物转移天地之气
天星卦例
辨真伪总纲
论双金煞
四卷
天机出煞赋
夹竹梅花
论心诀
定向受法
论干支生旺
四路黄泉水断
论八煞黄泉断
论禄马贵人砂
梅花穴向水路吉凶断
论二十四龙断
五星形势
五星葬法
扦穴法
寻龙经上篇
中篇
下篇
论寻龙之法甚有关节
目次终

















后序
  红囊经,上按周天七十二星。中应七十二节骨龙气。下应七十二候。若能排列真能发福如雷。不依此经,则一毫千里。一指万山。其祸立见。唐喜宗广平元年。黄巢做乱。杨筠松出江南将此经传与虔化曾文遄。有七十二穿山。名为七十二条来去水法。梅州虔化杨公作地皆依此经。盖内外六十甲子取诸阴阳消长。隔八相生。天地人物。总不出阴阳消长之外。是以吉凶如向。时师但知东西南北,不知五行有内外。脏腑调和则百病不生。红囊经得自甲子。有盲师不识何物。因以授余。余细读之,知为坐穴消长之用,前后两序俱失作者姓名。中有避玄空者,未知灯是火。因消去末有七十二图。乃七十二条来去水法。无非喜生旺忌休囚。行程记云。九天玄女有经文。此卷世间无。则此言之秘而不传,已非一日,但七十二龙中有去取而非七十二向。在奉禁时不是不讳言之。今则指明四十八局。务使杨曾心法如日中天。是以删定其歌诀。竟削其图。奥语之珠宝火坑。天玉经之双山双向皆赖此书为注脚。今表而出之。使仁人孝子共读。神文亦以见。余之专以七十二为分金而避百二十分金。非无所本也。






红囊经注解
  天南地北说东西,不识东西有玄微。五行真妙无人会,谬种星辰说是非。
  五行有先天、后天。后天之纳音。即先天之河图也。但先天本体,后天致用。徒拘方位。则泛而无主。譬之某县某家。止知其姓而不知其家中之人。各有贤愚。各有喜忌。故不用老五行。而用后天之纳音耳。
  八山排举五行论,位位分金有五星。二十四山排易识,得师口诀始为真。
分金者。七十二龙也。其中有龟甲有空亡。皆所不取。如淘沙捡金。故谓之分金。五星者。分金所属之五行也。分金之伪。世俗止别有一百二十。至于同山论向。而有兼左兼右。五行各别。则举世茫茫。此二十四山所以不易识也。
  先将水步究天星,山合红囊七二神。若还会得其中趣,便是阴阳地理人。
  天星者。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也。此云天星以生死旺衰言。盖龙穴无吉凶。以水为吉凶。水无吉凶,以龙穴之生旺为吉。死绝为凶。时师家消水。每云水法多端。理难一致。遂将此是彼非。茫无定论。红囊经以七十二龙为主。所喜迎生趋旺。所忌破旺冲生。此杨曾秘旨。非是俗师得知。
论山论水便论龙。水凶山吉不堪逢。龙凶山吉何须说。水吉龙凶百世穷。
山者坐山也。水者流水也。龙者六十龙。吉以生养官旺言。凶以病死墓绝言。更论者以龙为主也。龙不合而求之坐山者。谬种伪传。皆无定论。即水合旺而龙在病死墓绝之方。终难发福。穷者固穷也。
乙丁已辛癸。甲丙戊庚壬。智人能辨别。袖里藏珍珠。按此分金语。子丑戌亥是。其余地八支。居中非戊已。
八干四维之正不载六甲。惟地支始有之。其各为七十二者。应七十二候也。居中非戊已。中气当避。虽非戊已。而十二支之正名为龟甲也。此七十二换次排列二十四山。
仙辈露真机。时师不知体。甲子循环布。徹首而徹尾。
乾卦为君统九州。丙巽朝来甲艮流。于中尽道无门户。岂识贪狼错路游。
二十四山。共成四十八局。此言八卦者。举一卦而概三山也。乾山右壬戌左乙亥。丙巽乃水之禄存。甲艮乃水之廉贞。惟坐穴乙亥即艮为贪狼。兼戌便非。故错路也。愚按恐是金局。丙巽为贪狼。甲艮为门户。若言乾山,则门户非贪狼。能不错路游乎。
坎山流水是坤离。妙用时师怎得知。天上禄存人不识。贪狼流水向狐疑。
坎山右丙子左庚子。兼右兼左皆宜。坤离者。胎养生之方也。但水归巽已必流寅甲。若作单向则是戊子。坎为火之禄存。寅甲乃是贪狼。必疑流破。却不知龟甲宜避。子山无单向之理。此举一坎宫为例。以四十八局习用二八。
艮山流水自乾来。丑寅二山符安排。时师尽道贪狼照。谁知其中福不来。
艮宫右癸丑左丙寅。论天星则艮为贪狼。不知兼丑兼寅。有木火之别。水自乾来须兼丑。若兼寅则为破军。福不足而祸有余。
震宫纳甲本相同。巽已贪狼自本宫。其中妙理无人识。却向东边认木龙。
震宫右已卯左癸卯。此以巽已为贪狼者。宜兼左也。而正卯为辛卯。七十二作辛卯。作庚酉辛向。即乘木龙之气。故本宫。
巽风分布要先知。水入山趣有利宜。土木山头有一拨。坤坎照人不便知。
巽山右丙辰左已已。各有生旺。若从木而坤坎来照则不便知。盖坤为木破军。坎乃木之文曲也。宜作土局。
离宫坎满事难明。要识其中旺那星。天上五行似倒用。总取贪狼本路行。
离山本音金。。右壬午左丙午。然各有生旺。以老五行作火。而另作水木论。故曰五行颠倒用。贪狼本生气者。但逢死气皆无取。
以母原来纳火金。贪狼武曲一般寻。父子相生成配合。须认流神合那音。
坤宫右已未左壬申。金之贪狼。火之武曲。故曰一般寻。父子相生者。三合也。三合起于纳音。纳音起于隔八相生。如甲子为夫。取乙丑为妻。数到八位则生子壬申。壬申为夫。取癸酉为妻。数至八位则生庚辰。此申子辰三合立向之法。须认流水为主。合纳音生旺则吉。死绝则凶。
兑上无头是水源。五行颠倒要求玄。金火二星人未识。看他流水在何边。
兑上论西方则为金。论七十二龙则丁酉火。其实右水左土而用金火。颠倒求玄。总以流水为主。
坎离震兑并四维。五行相配是玄机。细察流神分音坐。父子相生福可稽。
前言八卦。此专言坎离坤兑。以纳音之属分四局也。四维者。五行之四生四墓四临官也。知山龙之阳干。而后以水龙之阴干相配。如甲以癸配,壬以辛配。丙以乙配。庚以丁配是也。分音生者,以水神为主也。五音坐穴也。
翻天倒地对不同。须教七二夺神功。穿透功夫斟酌用。儿孙代代福不穷。
甲庚丙壬为龙。乙辛丁癸为水。不在罗经方。在纳音之所属。是以古今名墓以老五行求之不合。以三合五行求之又不合,惟七十二龙之纳音则祸福如向。但坐穴虽合。必须穿得真龙。透得真气。然后三盘卦例总归一卦。而福泽悠久。此七十二龙坐穴。所以又在穿山透地之外。
流破生方主少亡。流破旺方财狼挡。养生官旺皆朝穴。子子孙孙福泽长。
凡长生、冠带、临官、帝旺、胎、养皆不宜破。独言生旺者。举一隅也。生成之龙穴。未有破生旺者,惟不明挨星。是以误坐穴也。青囊序云。若还勘破个中理。妙用本来同一体。杨曾心法不过顺其自然。无拂其所,当然而已。
假如金山到头。作寅山申向。卯山酉向。各带天干。细看何方来水。即熟七十二龙分金。木水火土,取生旺巨三神潮入。放死墓绝水去。为永远富贵之地。若不合此。虽富贵不久。其诀在水源头上寻龙。龙上辨脉。龙上审气。龙上立向。贫贱富贵寿夭。详看龙。一代一节而断之。万无一失。
九星歌诀
养生贪狼位。沐浴冠带文。武曲临官旺。逢衰是巨门。病死廉贞是。大墓是破军。绝胎是禄存。辅弼夹巨门。
贪狼虽从养生起。实兼后面一辰数。假如水土论贪狼。未坤申同。拙指酉辛戌乾四个文。亥壬子方三个武。癸弼丑巨艮为辅。寅甲卯乙四个廉。辰巽二位是破军。已丙午丁禄存主。金木水火在此分。仔细详推莫着课。四局仿此。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
青囊序云。二十四山分顺逆。共成四十又八局。即七十二龙中四十八局。红囊经。七十二龙分为七十二条水法来去。或出于玄女。或为后人伪托。皆未知。不知淘沙拣金有去有取。遂谓七十二皆可立向。卜则魏乃有双向单向。但取有情之说。龟甲差错空亡久矣。置之不讲矣。天玉经双山双向水。零神富贵永无贫。若遇正神须败绝。五行当分别。所谓正神即龟甲空亡也。然犹引其端。未尝竟其说。鲁公四十八局直指心传。玉尺从而审之。乃云。立向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惟中气为煞。界缝为关是以去其二十四。止存四十八局。又有正神零神之分。前兼后兼之异。厉伯韶语以二八坐穴。郭杨衣钵。实不外此。自魏孝文唐玄宗。严禁地理穿山透地。犹有能举其名者。坐穴则帐之秘。又成绝学。张子微窃位国师。力举单向。所谓七十二龙。伪为七十二节之传变。蔡西山发挥玉髓。仍其固陋。但知甲子平分。而单向双向犹未豁然。以致庸术贻笑。谓教外别传。朱蔡未解。嗣后坊刻。展转传伪。皆以墓合化合纳甲三合。一龙分为数穴。至于同一山向。而兼互异。五行不同。则慒然莫辨。茫茫千古。所以破旺冲生而不知。余悲赤子之无知。昔日何以富庶。今何以贫穷。昔日何以蕃衍。今何以伶看。尧舜周公孔子之道。犹有待而行。惟此杨曾心法家喻户晓。则无可待。所以四十八局著为定例。便知龙有定方。水有定位。向有定局。合则为吉。反则为凶。按图可以索解。冲生破旺之病。庶其有谬矣。余足迹所到。遍观古坟。凡得金者。果能得穴。福应如嚮。得穴者若不得金。反福为祸。又葬下泉而蚁。砂砾垒之应。苟能财丁救是列双金之外。此为最要。必欲吝此珠宝。而坐视天下之人。尽入火坑。宁非余之罪也乎。或者谓恐泄天机。收函石室。昔人所秘。今岂容泄乎。余曰不然。中针鏠针无定之天机也。宇宙有大关会。气运为先,欲泄之而不可。真龙正穴有定之天机也。只为时师眼不的。乱把山岗觅。欲尽泄之而不能者。然则读是书者。必具杨曾之眼目。乃可以几神化。否则名山大地。詅落道傍。终成苦李。吾所泄者犹是纸上之空言而已。虽家喻户晓。又何异石室之藏也哉。金弹云。四龙剥换为专一。四局潆洄问静湍。四龙木火水金也。四局者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趋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土居中而旺四季。是以五行独出一位。其局寄于水者。与水相附而行也。自二十四山言之。则有四十八局。自五行言之。则为四局。以龙统局。以局合龙。而玄空大卦。纲举目张矣。
挨星木震也。是为甲木生亥。旺卯墓未。以癸水。配为能生木也。生卯旺亥墓未。其龙以辛酉(三辛七酉)、戊戌(五戊五辛)、已亥(五亥五乾)、癸丑(三艮 七丑)、庚寅(五寅 五艮)、辛卯(五卯 五甲)、戊辰(三卯七乙)为生旺。以壬子(三癸七子)已已(三辰七巽)、壬午(正丙)、癸未(正丁)、庚申(七申三庚)、为休囚。其水以庚酉辛戌乾亥正壬癸丑艮寅甲卯乙辰为吉。以正子巽已丙午丁未坤申为凶。四十八局属木。亥卯未者以此为例。
挨星火离也。是为丙火生寅旺午墓戌。以乙木配为能生火也。生午旺寅墓戌。其龙以戊子(五子五壬)、已丑(五癸五丑)、丙寅(三寅七艮)、甲辰(正辰)、乙已(正已)、戊午(三丁 七午)、已未(三坤七未)、为生旺。以丁卯(七甲三寅)、丙申(五申五坤)、丁酉(五庚五酉)、乙亥(三戌七乾)为休囚。其水以壬子癸丑艮寅正甲乙辰巽已丙午丁未为吉。以正卯坤申庚酉辛戌乾亥为凶。四十八局属火。寅午戌局以此为例。
挨星金兑也。是为庚金生已。旺酉墓丑。以丁火配为五。金得火而成器也。生酉旺已墓丑。其龙以癸卯(正卯)、庚辰(正乙)、辛已(正巽)、乙未(五丁五未)、壬申(三坤七未)、癸酉(七酉三申)、庚戌(正戌)、为生旺。以甲午(五丙二午)、已亥(正亥)、甲子(七壬三亥)、壬寅(七寅三艮)为休囚。其水以甲卯乙辰巽已正丙丁未坤申庚酉辛戌为吉。以正午乾亥壬子癸丑艮寅为凶。四十八局属金。已酉丑以此为例。
挨星水坎也。是为壬水。生申旺子墓辰。以辛金配。为能生水也。生子旺申墓辰。其龙以丙午(正午)、丁未(正未)、庚午(七丙三已)、辛未(三五七丁)、甲申(正坤)、戊申(正申)、壬戌(七戌三乾)、癸亥(三壬七亥)、丙戌(正辛)丁亥、正乾、丙子、正壬、丁丑、正癸、庚子、正子、辛正丑为生旺。以乙酉正庚已酉甲寅(三甲七寅)乙卯(三乙七卯)戊寅正艮已卯正甲壬辰(五乙五辰)癸已(五已五巽)丙辰(七辰三巽)丁已(七已三丙)为休囚。其水以丙午丁未坤申正庚辛戌乾亥壬子癸丑为吉。以正酉艮寅甲卯乙辰巽已为凶。四十八局中属水。申子辰以此为例。
挨星者六十龙也。乙丑乙未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辛。而龙则皆从庚。局则皆从已酉丑。丁卯丁酉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丁。龙则皆从丙。局则皆从寅午戌。辛卯辛酉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乙。而龙则从甲。局则从亥卯未。乙酉乙卯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癸。而龙则从壬。局则从申子辰。盖律以吕为妻。则以妇从夫。阴从阳也。东西南北乃天地之定位。有西南不可无东北。春夏秋冬乃天地之四时。有春冬不可无秋夏。是以五行之气。随时则为消长。则地有盛衰。甲乙壬癸与丙庚丁辛并行不悖。不可偏废。凡势孤即为孤气。虚者即为虚。金木水火皆有之。其孤虚旺相贵贱吉凶。皆论生死。不论阴阳。玉尺经云。生龙发足莫犯天罡。旺去出身休逢死绝。无非葬乘生气。病死墓绝之龙。皆所不取。玉尺经云。入首衰微。生水会。则人丁可救。到头囚谢。旺水聚则财禄攸宜。此则休囚之龙。又以水为救助。譬如男子无财而妻有助。但求好合必能旺夫相子。唯出卦则破旺冲生。一夫一妇。且做寇仇。其害不可胜言。往古来今富豪不能有盛而无衰。寻龙之法必求其节节生旺。世世荣华。断无是理。余独谓龙神长者纳音不变则为专气。虽天干死。天罡死绝间无一二。犹愈于出卦。子孙必不致败绝。惟支龙驳杂其气已短。而到头入首又逢死绝。斯为下格。学者分别观之。师古而无泥古可也。
放水十四局 (放者顺也)
如壬兼亥(水)癸兼子(木)艮兼丑(木)甲兼卯(火)辰兼巽(火)已兼丙(火)坤兼申(金)申兼庚(土)酉兼辛(土)戌兼辛(土)乾兼戌(水)亥兼乾(土)申兼坤(水)酉兼庚(水)。
经云。向定阴阳顺水装。三子一齐昌。横流非破旺即冲生。逆局则断不可立此向矣。
逆水局十六
如壬兼子(金)癸兼丑(金)寅兼艮(土)寅兼甲(金)甲兼寅(水)卯兼甲(土)乙兼卯(水)巽兼辰(土)巽兼已(木)丙兼已(土)午兼丙(木)未兼丁(木)庚兼申(木)辛兼戌(火)乾兼亥(火)亥兼壬(金)
经云。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嗣续则背旺迎生。经又云。入首衰微生水会。则人丁可救。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攸宜。横流则忌破旺冲生。若顺流切不可立此向。
收右水九局
如子兼壬(水)子兼癸(土)丑兼癸(水)丑兼艮(土)乙兼辰(木)丁兼未(火)庚兼酉(金)戌兼乾(金)
此收右水局也。经所谓生向。右水倒左也。若左水倒右。则生来破旺。虽有子而何为。若顺局。不可立此向
收左水九局
如艮兼寅(火)卯兼乙(金)辰兼乙(金)已兼巽(金)丙兼午(土)午兼丁(水)丁兼未(土)未兼坤(水)辛兼酉(木)。
此收左水局也。经所谓旺向。左水归右。若倒左则旺去冲生。纵富贵亦徒然。顺水局不可立此向。
十二支正神向
子山午(逆)丑山未(横)二山离卦也。宜左倒右。寅山申(顺)卯山酉(横)二山震卦也。宜右倒左。辰山戌(横局到左)已山亥(宜逆倒右)坎卦也。午山子未山丑(顺局)兑卦也。申山寅酉山卯(逆局到左)离卦也。戌山辰(横局倒右)亥山已(顺局倒右)震卦也。
八干四维之正神。乃十二支之界缝。关煞线路。非神明之不能立此向。若线路不清。误犯关煞为害不浅。学者慎之。
兑卦详断
兑卦十山水。宜过丑艮而出。为斗牛纳庚丁之气。未到丑艮而乾亥方即出。乃犯交而不及。中年夭折。直至甲卯方始出此为过亢。主老年发达。辰巽已有水朝。大发人丁。丙丁水朝是长生逢南极。生出高寿。丁未水朝。遇临官为水赦文。主小房应福。坤申方山高水朝。定有题名之贵。书云。官荣侍郎之尊。多因朝自申庚。若庚酉方长大水朝。富比陶朱。腰悬金印。如见巽庚二水合朝。流归墓绝。会成兑卦。以生锋锐,必膺将相之权。酉与巽水合朝。流归墓绝为生旺。将见财丁两盛。兑属少女。必发聪明之女。若卯庚二水合朝。为胎禄相见。必产威武之男。若见高山焰起秀特。则为显旌旗于震庚。大贵有威权之职。巽辛二山高特尖秀。是为文笔。书云。发文笔于巽辛。大旺功名之子。此吉水断。余卦亦类推。
破局详断兑卦
若见巽已水冲破。必乏人丁。若见午水挽已水合流。为四败伤生。虽有子孙必多奸生。若午水朝来。或山脚似掀裙舞袖必主淫乱。或有山似旗枪。必招劫贼之人。丁未被水冲破。是击伤冠带之气。主损十余岁上下之人。申庚被水冲破是击伤临官之气。主损三十岁上下之人。酉庚被水冲伤。贫乏无财。若山空缺必主才高不第。是失官旺之贵。必主仲子遭祸。戌乾壬方有山如葫芦形。主残疾。乾亥方有山如木瓢盂钵。主乞丐。壬子水朝。有天亡横祸之应。癸丑水来。应知合室遭刑。寅甲水朝。主产难虚劳之症。卯辰被水冲破。主有堕胎之应。若癸丑来从巽已方出。是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流自庚酉方出。是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照依断法。应验如神。余卦亦可类推。
红囊经四十八局坐穴
放水者十四局。龙虎砂虽有先到后到之分。而穴前水必直流。正所谓去流须去千百步是也。逆水者十六局。左关则水流左肋。纵穴有砂必不见。左水为吉。右关则水流右肋,纵有砂必不见水为妙。且不可宜冲。须曲有情。入口凝聚为上吉。或有近案上砂拦仕。免割脚方为尽善。不然拨面割脚反挑。均为不美。收右水者。皆不利。左水朝堂。非虎砂过案收气。则龙砂短缩方合。收左水者。皆不利右水朝堂。非龙砂过案聚气。则虎砂短缩方合。收左右水者。必非逆水横流。盖天地之大德曰。生真龙正结断不外此。是为生生化化之源。凡系做祖之地虽小必合。若反此。则宫位必不均。其祸福相倍伏。纵有傍龙偏结。坦局精奇。亦不过渐福。非富贵悠久之全局也。盖龙吉凶。以水为吉凶。水无吉凶。以水之来去为吉凶。宜去而来便凶。当去而去便为吉。贪巨武辅名为四吉之神。出于同源。其福犹浅。惟顺则左右两宫分来而合去。此所谓向阴阳顺水装。三子一齐昌。是以论水城者。凡州府省会。一切大富贵之结作。多近大水左右。聚会顺局。而立。谬种伪传之书目不视大方。足不经大地。或骇为离乡。或忌为退家。考其实。则随龙大八字水。皆合穴前。造福能不厚与。直冲而逆回结穴。则为逆水皆沐默。祖地大江逆朝。先贤有云。有地在鹅塘。只是少青囊。其龙乃真行伪落。是以坐穴不合。虽分茅列土。亦必先凶后吉。即此可为殷鉴。横水局。最为时师所喜。近肋小水有可朝堂。必係衰方位胎神方位。方为合格。否则宫位难均。又有借穴之法。金木水火。皆係借坐就局。论龙其水必先出穴库。后出龙库。始可初年无祸。如乾亥火局也。木龙可借。亦可横水。丁兼未土局也。金龙可借。则宜放水。此生成之变格。不容拘辙而疆同。然千百不遇二三。就龙与局合。而其穴终不能疵论。正法。则透地坐穴期归一卦。四十八局皆以本龙本气为主。总之有理即有气。有气即有形。虽千变万化。而生生不息之理。所以生人生物无时不有。无处不然。乃成其高人妙用。惟使去水来山皆合情。一言以蔽之曰。弃死挨生而已。今之时师惟形是求。无论其气乱觅山岗终年不得一穴。即遇逄真龙真穴。向指一差反福为祸。斩人之福泽。天必斩其福泽。杀人之子孙。天必杀其子孙。可不审哉。(一卷终)
天机贯旨红囊经卷之二
天机赋 (论房分吉凶)
尝考寻龙之法。首看龙气之盛衰。次观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生旺墓吊合于三方。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宫配属乎五行。贪巨武破之天星始定。人丁实係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旺神聚局。食禄万钟。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嗣续则背旺迎生。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旺去冲生,纵富贵亦徒然。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而生来破旺,虽有子亦如无。未离胎而夭折,多因流破胎神;才出世而亡身,盖为击伤生气。冠带失龆龀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贪狼直步天罡,百岁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浴,恐居官而淫乱可羞。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伤妻。夫妻路遇,晚岁荣华。眷属同情,家门孝义。情过而亢,吕望八旬方际会;交而不及,颜回三十便亡身。秀水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尸还。究房分之荣枯,品三方之等第,福有轻重,须明缓急,灾祥应验,必有先后。是故长兄寄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官临衰旺无殊,三位第当叔季,分属破军休废。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屈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乃若龙宜入首,水看源头。天十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小男。大赦文退,则祸临仲子。四柱有情,长房有福。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男。艮丙巽辛交应世出魁元。亥联寅申巽庚代膺将相。是以庚甲朝,腰悬金印,寅丙到局身掛朱衣。少年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寅甲;官荣郎侍之尊,多因朝自申庚。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应之职。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侯。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已丙至而武将英雄。戌朝为鼓盆之煞,坤流乃寡宿之星。卯酉本犯桃花,悠洋清澈,女反贤贞。子午必招军贼,源流浩大,偏宜武职,乙辰至而投河自缢,丙丁朝而寿考无疆。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六秀如遇曜气定出强梁之辈。少年横死,为犯黄泉。流通四库,妇女掌家。寅申已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痨;戌乾辰兑来临,非疯疾则目盲喑哑。寅甲水朝,那堪风疾缠身。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寅亥午戌水归垣。会乙辰而火灾立至。申地子壬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凶之异应。
挨星联珠诀
天玉经有云。惟有挨星为最贵。泄漏天机秘所重者,明在挨星矣。李遁庵云。挨星联珠更有别名,不在丙而子。独谓挨星即花甲联珠不出卦。然遁庵非欤□答曰。天干星是也。二十四山之下子则起甲。寅则起丙。辰则起戊。午则起庚。申则起壬。至戌亥二字。周而复始。皆挨次排例。故谓挨星。又谓排星。即六十龙与七十二龙也。因奉国禁是以不敢显言。但挨星二字止见天玉青囊玉尺。并未及言不知者。疑为别教外传。余按青囊序云。五行分布二十四。时师此义何曾记。分佈者挨星也。玉尺云。生穴水城倒右向。虽死而无妨。旺龙左水归右向。由养方何害。坐穴而右水归左则疑破旺。旺龙而左水归右。若疑冲生。此皆不识挨星之故。天玉经不论老五行而论挨星。如亥乃木之长生。午乃木之死地。而作丙午向不以亥为本。而从挨星之水。已乃金之长生。子乃金之死地。而作癸子向。不以已为金而从挨星之火。午乃火之旺方,丑乃火之养位。而作癸丑向。不以午为火而从挨星之木。卯乃木之旺方,戌乃木之养方。而做辛戌向,不以卯为木而从挨星之金。此与四生三合是天机双山五行全秘旨。皆以隐言令人自悟。然则挨星二字固既显矣。联珠者,如珠相联而不走动也。言穿山透地。坐山有水同归一卦。共成三合。玉尺云。夫妻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同情纵轻微而有用。盖龙之吉凶从水。而水吉凶从向。透地坐穴虽与水合。而来龙不合则夫妻路遇终难谐老。行至后龙必有破旺冲生之患。此三合而不联珠也。穿透坐穴俱有水合。逐一节来龙无一不合。则子母公孙共成一家骨肉。此三合又联珠也。山头不是同姓为婚。则奕世簪缨则小地。亦主子孙攸久。盖挨星必以联珠为贵。而联珠仍以挨星为主。三盘卦例即天玉之先定来向。联珠不相仿。即甲子乙丑也。。要不外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趋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灯即是火。遁庵盖未之思耳。李滨湖天人眼目联珠有零正,遂与徐试可言相反。虽为之不解。古之名墓。无非此法。余按杨曾廖赖先师真行伪落而反无联珠之说。臆见添设想误后人。能言距邪说者即杨曾之徒。
论龙三谬辨
玉尺经注。或后人假托。诚亦有之。而教子书则父以授子。皆是三合论龙。而左关右关亦如常解。子独以甲庚丙壬为龙。岂龙生在三合之外乎。答曰。三合乃以论局。非论龙也。余读青囊之序。不独山有龙。而水亦有龙。上山龙神甲庚丙壬论纳音之所属。而不在方位。水里龙神即乙辛丁癸亦纳音所属。有是妇即有是夫。盖山龙甲木水龙必癸。山龙庚金水龙必丁。山龙丙火水龙必乙。山龙壬水水龙必辛。具生旺互用。玄窍相通眷属一家。而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则阴阳各别。是以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也。教子书以局为龙。而不知山龙四神俱属阳干。此正杨曾之蟊贼。误人不浅。余读吴公自序惟天玉不忘得诀之由。故杨曾二记皆注于篇。其文曰。先考克诚君,少好易筮。耽玩山水。一日遇异人传授以天玉经三卷。曰。此杨曾心法也。归取玩之。其义未解。后过信州见一龙甚丽。自震奔腾入巽。天太二峰侵震。但忌大溪玄戈破局。惑不敢下。闻仙岭有辛真人者。智慧广大。遂拜访焉。真人曰。吾为子杨曾二仙降神笔。以决之。少顷二仙至。书曰。何不观天玉经乎。答曰。其义未详于解。袖复书曰。廉贞一阳龙。起震帝。出齐乎巽。庚丁配向是玄机。辛巽插天奇坤申水来官禄旺。莫作玄戈断。父曰。奈卦气不符神怒。书云曷不鉴。吾师曰龙潭记。遂退。父于是往观之。其龙自坎癸入亥乾。杨公立巽向。叶吉。后十余年。公复至称说向有余穴。遂再下一穴丙向。张氏因结之曰。何一龙而立两向。书云。坎癸腾腾入亥乾。丙向夹蛇扦。着紫着绯并着绿。寅甲水来逐虎兔。马山高起顶。庄田置万顷。莫教水流冲午。夭折见贫穷。下后果富贵。历百余年。水冲午。遂出有夭折贫穷之犯。与记合符。父叹曰。寅甲主疯魔之疾。以阳龙破阴局而反富。信天玉经生旺之有准。而神笔不诬也。吴公本文定止于此。余语必后人续貂以神笔论之。廉贞卯也。正卯为癸卯入首。巽为辛已纳音皆属金。山龙庚龙也。以丁火水龙配山庚龙。太乙者。金生方。天乙者金旺方。生旺高耸催官水朝。是以发福。此言六十龙与水合也。坎癸者七子三癸也。亥乾者五亥五乾也。初立巽向木龙坐火穴。再下一穴丙向乃是水穴。百余年水破午丁。遂至夭年。午丁者火旺之方。水之养方。皆不宜破。此言六十龙与水合。而七十二龙与水不合也。龙向水必归一卦。若权宜非正法。生成缺陷。虽杨曾妙用亦无如之。何曾公亦乐克诚。使知水之吉凶。皆论六十龙。与七十二龙。不论卦气。若合与卦气论龙。则卯龙木何以为金。子癸水何以为木。此非精天玉不能及此。其序表彰天玉。而书遗背天玉。可知神经外传非不山吴公之手。余引证诸书以青囊、玉尺、天玉、金弹、铁弹、红囊经、行程记为主。此外即赖氏催官篇皆疑假讬。不敢附会。实明使杨曾口诀如终日。是以去取必严。若谓阿其所好。则吾不敢。
顶门针是非
或问。俗解罗经古聚诵。予前所服膺者顶门针。今则以顶针而议之。岂昨非而今是乎。答曰。仰观俯察乃天地间第一大学问。隆古则在君相太王迁邠。古公卜洛世衰。传在布衣业斯术者。口传心授。不乏人独于文义。未必精晓。是以承伪种谬之书。莫为改正。徐试可与诸生考究颇异。庸常其生平。避盈缩避管局禽星。皆有确见。此子之所以服膺顶门针也。外此则随俗附和。全无揣磨。如龟甲差错空亡刺穴。空亡皆指七十二龙。去取甚严。遂止用丙庚丁辛。又三盘卦例。不知另有穿山。竟少其一因添设此盘分配为三。其宫位七十二。多在界缝之间。并不相承。以至祸福百无一验。七十二龙中若破旺冲生。其应如响。即以二八言之。七十二龙之辛亥。偏遇于平分癸亥之左。七十二龙之癸亥偏遇于平分甲子之右。平分癸亥甲子既系三七。则四十八局明系二八。若以丙庚丁辛为平分。正有三七并无二八。乃云。一百二十分金。既设穿山。又在其后。其谬一也。震兑不变,坎离相对则天地阴阳之理。亦绝而不续。涣而无情。纳音之妙。金水相涵。木火互换。而后五行之理代禅。如环奕端。天玉以已丙属东。金生已也。以亥壬属西。木生亥也。以坤艮属南北火生艮水生坤也。三卦有天卦地卦。即属左右旋三七二八。徐试可不知此义。而有三卦分配。妄加非议其谬二也。天星有帝王将相。天星之贵星九星双起。无非贵星旺贱休囚。是以山山可贵。山山可贱。唯已亥丙寅癸亥庚寅俱属临官。生地。正艮正亥反属病地。所云辛戌寅为六十龙之最贵。其谬三也。东木西金南火北水中央土。乃河图之位。大言之则。普天下共一五方。小有之则一家。一邑各有五方。是以先天十二支支俱五行。而后条分缕析。毫厘必辨纳音之理。即诸河图方位纳音之绪。即诸隔八相生。又取阴阳消长天地人物。总不出阴阳消长之外。此后天五行。所以必重挨星。乃云或用正五行。或用双山化合墓。合一定之准绳。反作亡羊之岐路。其谬四也。地盘之子午静而有常。审龙坐穴皆用正针是矣。但选择则用时宪。历古人造葬之期皆用本龙之节气。并查金木水火之会合。岁差无定。数过罗经。岂能预载。千万年之历。于是缝针之子进前一位为侯气之准。示岁之渐差而东。古之日在斗。而今之冬至日在箕是也。以中之子退后一位为查緾度之准。示天之渐差而西。古之女二度过子。而今之牛一度过子是也。作用之妙以地盘而求合天盘。故曰。向从天上向。而试可慨斥其非。而不知中针缝针是皆为作用之模范。其谬五也。以至穿山透地认杀主名。阴阳龙向分定差等。实为杨曾墨。余初读时未闻一贯之旨。似为可喜。迨天玉诸书已经悟透。顶门针之误自瞭然指撑。先贤云。今日得一诀。明日又非之。余读书所见略同。惟求其理之当而已。岂好异同哉。
穿山透地三盘卦例
或问天地之理。必无两是。地理则不变。则当有一定之说。乃遍观群书。或此是而彼非。谬无定见。同此穿山同此透地。而或以审龙或以坐穴。纷然骤颂。学者何以适从。答曰。天机贯旨所由作也。青囊奥语有青囊序。即地理之学庸论孟也。人人能言之。人人不能言之。以至穿山透地三七八从无定解。其实穿山透地坐穴截然三事。穿山者穿来龙逐节之山也。透地者。透入穴中之气也。坐穴者。坐四十八局之穴也。气有真伪。穴有醇疵。非三者则不能决。所从是以三盘例。必须熟察。后之人因奉国禁讳言平分。遂有盈缩。言七十二。遂有一百二十分金。讳言穿山审龙。遂有七十二为穿山。始而奉禁得诀者明知其伪。既而相沿传者。浸妄其初丧。转传伪之所由始也。杨曾之旨。龙有生穴。虽归一卦。审龙有坐穴。又分三层。故七十二之外。原有穿山。谓七十二。既其名若遂以审龙。则八干四维皆虚位。其义将何属。且透地之外另有坐穴。若以坐穴为透地。则气从左来穴何以居右。气从右来穴何以居左。二说藏有谷等之之半耳。今考甲子止有三层。而用之则为三盘。穿山寻宗问祖也。透地则到头审气也。用平分六十挨星。虽换而不外震兑坎离。故曰。用先天以统龙坐穴者。饶减放棺也。耑用七十二作。虽巧而不外申子辰寅午戌亥卯未已酉丑。故曰。后天所以布局。总之葬乘生气。有穿山而无透地其气必不真。有透地而无穿山其福必不久。有穿山透地而坐穴不知其消纳砂水。不能化杀生权。故坐穴所以乘此气。是为既至之气。透地所以迎此气是为将至之气。穿山所以槒此气是为未至之气。于此醒悟则三盘不待外求而得矣。其余青囊玉尺天玉探丽珠在手矣。三七审龙二八坐穴。皆从二十四山之多寡。认取浑天五行其用之法秘而不传。玉涵经序有云。庚子土山坤申水朝为吉。壬子木山坤申水朝为凶。地理家千言万语。无非发明此义。所恨谬种伪传。以至一卷之书不胜互异。余作天机贯旨而融会贯通。无往不合。一索万钱自始至今能免。此非彼是甲乙之患矣。
阴阳论
或问夫妇雄雌。牝牡。玉尺之所谓阴阳也。议者以八卦属天干属阴,故艮丙巽辛兑丁为阴阳相见。先贤云。阴阳相见福禄永贞。阴阳相弃祸咎临门。玉尺又云。阴偶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阴见阴而失其偶名阴错。其同其异孰从而辨之。答曰。先贤之所谓阴阳。即天玉经之阴阳也。唯不知看雌雄。遂强为之解耳。天地合而万物兴。故葬乘生气。总不离阴阳。所谓阴用阳朝。阳用阴应。以乙辛丁癸之水配甲庚丙壬之龙也。夫妇之道求其生育。未有不唱随而能生育者。甲庚丙壬四龙神俱属阳干。顺行归于墓。乙辛丁癸四龙神俱属阴干逆行而归于墓。则以癸配甲以丁配庚以乙配丙以辛配壬生旺同归。共成三合。如夫妇之一唱一随。若甲龙本配癸水。而局中反见乙辛丁水则曰阴错。癸水本配甲龙。而后换庚丙壬龙则曰阳差。是为兄妹不交。如初二三节合而后龙不合。后二三节合始终不合是夫妇路遇。又如本龙本出未坤而至戌方出则为过亢。火龙本出戌乾而至丁未即出是为不及。其所谓不取也。非冲生破旺则必遇病死墓绝之水也。铁弹子之山运水运。弹子之四龙四局皆乙辛丁癸配甲庚丙壬。盖妇从夫犹相其夫。故水火木之相配。妙在相生。而五金不能成器独以相克为配。生成虽异相夫则一。是玄窍相通即为阴阳相见。玄窍不通即为阴阳相乖。所谓雌碓牝牡之外别无阴阳。正所谓杨公养老看雌雄。天下诸书对不同。
夺神功改天命必兼用三针
或问周公作指南车。必用正针。正无缝针。玉髓经子午论。为有理。余谓为中针、针。皆为造葬之用。然则玉髓经非欤。金弹子云。大中针内乘生气。是乘气以用中针也。厉公云。先将子午定山岗。却把中针细较量。更加三七与四八。莫与时师说短长。所谓三七二八。又在中针之外。千古疑团从何下手。答曰。正针不始于周公。而始于黄帝。当其战琢鹿之野。蛰尤作大露。士卒昏迷。黄帝乃作指南车。以辨四方。遂克蛰尤。后至越裳来贡。归路莫辨。周公仍从其制。皆为地理子午而设。此中针缝针所以不著于当日。文明渐啟。俯察之学。必仰观然后知天地之关会。气运之转移。是知上古之缝针。然地理鏠针一其自不同。未可以昔日之无。遂非今日之有。张子微著书自论。玉髓某形必某条。某物必下其穴。庸夫牧览局为奇。孰知贻笑大方。考诸天玉青囊从无所说。厉伯韶因鹧鸪飞起处。卜得佳穴。即号鹧鸪飞。以此命名。原非取象于此。则子微陋可知。子微论玉髓出自门人。故有指南车。而抹杀缝针也。天之渐西有岁之渐东。旋转同而东西不同。经所谓浑天宝镜。金水日月逢皆子。是取之。是以鏠针。又不可无中针。今徽州经有一层分一板。盖以渐东渐西。终古无定位。故设此盘。便于转移。尚不失古人之遗意。其用针之法。既以子午定其山岗。即以中针缝针。审其星緾节气。然后以本龙之三七。本穴之二八再三禘视。观其合有不合。合则天之吉气交环。一山不合。则上下不交。纯阴不生长。不独造葬之时。以此定吉凶。。即行至后龙。亦可以此是祸福。如地气决于啼鹘。天星鉴于盘水。皆以天道之变。观地气之常。此九天玄女之妙用。所以夺神功改天命。实有圣贤之前同归至理。自魏孝文收葬书。唐一行倒装五行。精地理者更详天文。正以中针缝针开其端。久之而成绝学。耑用正针已非立法之本意。至于缝针之法等于饩手。则杨曾廖赖之全能。终古不著于天下矣。天与地是一非一。是二非二。知其是一非一。故用正针之后。必用中针缝针。知其是二非二。故用中针缝针之时即用正针。所谓中针乘气者天与地合则为生。不合则为死。铁弹子云。地无精气。以星光为精气。地无吉凶。以星气为吉凶。实为杨曾必旨。是以举其端而竟不明其说。先贤见一名山。即预知其某元甲子。中出至此而天地始合,杨文敏公祀坟。二百年始生文敏。前此天光未照也。宇宙大关会气运为先。而气运之转移系乎天星之照临也。此为兼用三针者。知之而耑用正针者不能知之也。然则地盘挨星是不足乎。非也。天地者一家之夫妇也。然水者一身之阴阳也。譬如闺中女子其耳目必聪明。血气必和平。然后可以迎祥集福。若其破旺冲生则阴阳不和,不待于归。早已知其发生百病矣。是以夺神功改天命。须用三针。如果乘气坐穴必先用正针为主。后之学者。知天地有转移而地运应之。则分天地为二。亦可合天地为一。亦无不可也。其于三针兼用之理。思过半矣。如其不然亦唯迎生趋旺以俟天地之自合而已。
论生死不论阴阳
或问阴龙旺相阳龙孤虚。玉尺经说也。后之论者。谓乾坤辰戌龙俱发大福。历观古坟所在皆然。然则玉尺非欤。阴龙最贵者。莫如真亥。梅花院纂云。亥无鳞甲不堪扦。豈真亥龙不足贵欤。答曰。天道有阳必有阴。人之道抑阴而扶阳。分阴分阳者其体也。抑阴扶阳者其用也。是以乙丑乙未纳音之位在辛。而龙之生旺墓仍从庚。丁卯丁酉纳音之位在丁而龙之生旺墓仍从丙。律以吕为妻则阴从阳也。地统乎天母从乎父。是说也。金木水火土分旺于四时并行而不悖。惟方位则各有旺相孤虚。则以卦画论。乾卦六画皆奇。其阳既极。故乾之甲王为孤。而非谓天地四时之甲王皆孤。坤卦六书皆偶。其阴既极。坤之癸乙为虗。而非谓天地四时之癸乙皆虗。一百二十分金必去其孤虗。只存丙庚丁辛旺相。不合四十八局。乃铜涵经之伪设。此以混四十八局之真。而非孤虗之实论。如果甲壬为孤癸乙为虗。则是天地止有西南而无东北有夏秋无春冬。有是理乎。二十四位半属阴。半属阳。其数实相等。乃成其为天地。谬种伪传以为反气。故有取乎。阴不知候气于黄泉既为阴之极。必求诸十二阴龙。揆之配偶之义。则不均。揆之抑阴扶阳之理。则以阳为君子。阴为小人。踵谬承伪不待智者而知之矣。发明杨曾之吉莫如玉尺。所以贵阳贱阴。三吉六秀者。孰卦气而言之。其结句云。例难执乎纳甲法。莫妙于变通。明以玄空为主。而阴阳故有终。余泄天机之秘。收函石室无非隐而不发也。未又云。造化关通神文自见俟。其人耳。审气篇云乾坤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辰戌两龙入,纵利达而世受孤寒。时师因此遂谓四龙不可用。殊不知葬乘生气。得生旺而富贵双全。若衰沐病墓绝行龙。以上之格在所不取。盖乾之乙亥乃是绝乡。坤之丙申乃是病地。戌之庚戌乃是衰位。辰之丙辰壬辰乃是墓方。皆指六十龙言。旧注以为老亢四金不可。然则丁亥为临官。甲申为长生。甲辰为冠带。戊戌为养。亦将尽举弃之。所谓临胎冠养生旺位,不须更论阴阳。不几大相刺谬乎。兹今时师矢口而谈者。莫如真亥龙。然亥则不离乾壬也。玉尺经云。许通一路。癸亥乃水之临官。已亥乃木之长生。是以许通一路也。方为杨曾之嫡泒。既无鳞甲乃是正亥。纵有融结乃是病龙。所以到头囚谢入首衰微。虽发大福故不堪扦。又云。用心扦者何也。入首辛亥坐西北向东南。易于冲生难以立向。先贤所以审于扦寡龙也。经又云。巽地怕逢辰已。只爱单行。巽者辛已也。兼辰则兼已已。兼已则为癸已。龙居病绝皆所不取。此生旺休囚之说也。即驳换之义亦明指纳音。如壬驳癸。癸驳壬,乃是水驳水。丁驳丙。丙驳丁。乃是木驳木。以至壬为壬寅。甲为已卯。艮为戊寅。去水来山取用不同。何堪并至。惟庚酉辛则皆水土乃可双行。天玉云。玄空为主。而重在不出卦。后人读之多不能解。玉尺审气篇乃其确注也。但丙属木而云火气相须。盖随俗以丙丁属火尚隐而不发耳。天机赋云。年少蜚声科第。必是水来寅甲。后又云。寅甲水来那堪疯疾缠身。一篇之内自相矛盾。无非天机玄妙。必须分别五行生衰旺。后之学者。思其何以矛盾。则知山山有生旺。山山有休囚。倘在病死墓绝之乡。不独阳不取而阴且必不嫌。又何贵阴贱阳之是哉。
论左右关之伪
左右关之说。自古有之。如阳亥龙甲木。阴亥龙乙木。吴公教子书。刘赖玉尺经注莫不皆然。子独言龙有甲庚丙壬而无乙辛丁癸。水有乙辛丁癸。而无甲庚丙壬。豈前此之成书。一切可废乎。而子之臆见独可信乎。答曰。此非余之臆说乃玉尺经注之说也。玉尺云。乙辛丁癸之妇。而配甲庚丙壬之夫。明以龙属阳。水属阴。又曰。左阳右阴分两片。而阳顺阴逆气本一原。本一原者。木即甲木。生金即庚金。又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旋自旺朝生。自旺朝生者。自卯逆数至亥也。若以阴龙亥为乙木。则自午逆数至卯。仍是从生趋旺。奚言自旺朝生也。审向篇云。四生三合是天机。双山五行全秘诀。言五行在双山之下。而三合以四生为主。实指甲庚丙壬。若有一龙则有一生。龙有八则生有八。胡为正言四者何也。双山乃指二十四山之道。称六十甲子。设于双山之下。而丑行始分戌乾亥壬皆为双山,不止乾亥甲卯丁未也。天玉经云。甲庚丙壬为四龙神。俱属阳干行。不及阴干者。以其为水神也。人但知龙有阴阳遂以乙辛丁癸亦为龙。故雅诗所言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实地理之祖语。是以横说竖说分说合说总不外阴阳合龙。有水而言则龙属阳而水属阴。水之顺行者。亦谓之阳。龙之逆行者。亦谓之阴。龙水之阴阳既相配。而阳龙取阴水。阴龙取阳水。无非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也。故雌雄必期于交会。余初学堪舆亦泥阳亥阴亥之说。历观古坟。并无阴亥出戌乾。始悟其非。即今时师所习之青囊玉尺天玉而经文本的注释。则以伪传伪。后之学者能通解罗经即当遍观古坟名墓。用心揣摩其乘气坐穴之法。皆可授古证今。至于汗牛充栋之书即闭目不观未为不可也。
得诀归来好看书
或问曰。闭户造车轮出门合辙迹。天下之道路固无不同。至于山水之融结处处奇。安能执古人之成格。而谓某水口必係某龙。某龙必係某向。山水有灵未必尽合撤于杨曾也。汗牛充栋之书,千古相传。而子无师承。恐是承伪踵谬语。孰是熟非。安得起杨曾而问之。答曰。太古之初有师有承。圣人之所师者。天地而已。当其仰观俯察。见其天之道如此。则闻其说为天文。是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是乎地之道。如此则阐其说。为地理。是量山万水百里江山一向间。盖木旺于东。必胎养于西。金旺西。必胎养于东。火旺南必胎养于北。水旺于北必胎养于南。旺于偶然即为天地之变。杨曾心法用其常不用其变。乃人听命于天地。非天地听命于人也。余幼时不信风水。藏书虽富,总不寓目。自乙已冬。有祖坟傍穴老母所分得。而伯姆争之。余跪地哀劝。恳其义让老母。只得强从。而终不说离乱。之后每语及让塚。不胜呜咽。余自是有私心焉。历观祖坟聚散向背之间。确有私意。心自惴是或一道也。乃遍延术士不惜金钱。不惮跋涉。言之登山,不能辨穴。阴阳有无问之罗经。不明线路挨加。不知为物。于是搜讨群书。日夜不遑思维求得其说。奈此是彼非。漫无头绪。常废书而叹。念及老母忧从中来。则又挽首卒读。一知半解。按图索驷。又无一验。盖夙兴夜寐。反侧于斯者十余年。憶崇祯庚午年间。有朱家瑗者。登文質祖坟言福泽。既暂其后。果验。骇以为神亟。往审视。内出戌乾。外出未坤。而坐甲向庚兼卯酉。龙则火木相间。八节乃变甲寅数。其家世荫七代。至八代而败绝。余豁然大悟。始信乎。诸书皆妄。而破旺冲生不外乎六十龙。言七十二龙。执此以验古坟。在在皆然。归取天玉青囊行程记红囊经读之。如醉方醒。如梦初觉。得诀归来好看书。是即余之师承也。虽不自附闻知之。而心疲力竭。爰取诸书而观之。注释尽为改正。岂敢故为好辨哉。亦为使天下仁人孝子。皆避火坑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